2006年4月12日 星期三

快叫醫生!她的肚子要掉下來了!


網友貝殼太太懷孕23週了,看她字裡行間藏不住的幸福滋味,心裡真是替她歡喜,不由得也勾起自己做孕媽咪時的一點回憶來。


 


我的老大是個意外的禮物,記得剛知道中標時,心情還一度很沮喪。那時才剛新婚,還有許多理想、工作、學業等著去完成,孩子的到來就代表5年,甚至於更久的生涯規劃要停擺,怎不令人氣餒惶恐呢?


 


還好,生產完,度過氣急敗壞、手忙腳亂的前三個月之後,一切也就上了軌道。工作繼續,學業趕著完成,Benny則快快樂樂地跟著保母種菜澆花逛大街,長得黑黑壯壯的。


 


到了美國,大家當然趕著提醒我記得生個美國人。雖說自從Benny一歲半起,我就想懷個老二,但對在美國生產這件事,老實說我的意願倒是不高的。原因太多了:經濟、人手、制度…..等等,想了就頭大。可是偏偏越不想要的越會成真,老二就這麼來報到了。這次有了經驗又有時間,只要別去想費用的問題,反而覺得比上一胎有趣呢!


 


我的第二胎不知是因為生過老大後肚皮鬆弛還是怎麼,2個月時像4個月,4個月時像6個月大,6個月時就老被人問due day是不是明天了。


 


而老實說,懷這一胎時,我身上出現的不適症候也比較多。先是左腿微血管暴張,一片一片地像蜘蛛網(不過不是靜脈曲張。)。再來是失眠,連續幾個禮拜輾轉反側,明明身體好累,就是睡不著!然後到了6個月時我已經無法站超過20分鐘,再久一些,我就會頭昏眼花,血壓急速下降,如果不立刻坐下來,鐵定會當場昏倒。


 


最後,到了8個月大時,那簡直是除了沙發之外我那兒也不想去。每天送完老大,一回家就癱在沙發上,直到下午接小孩的時間到了,才滿心不情願的起身。我家老公就親眼見到我8點才起床,送完小孩回來坐在沙發上,不到一個小時又睡著了!他才知道原來懷孕會把他可愛的老婆變成一頭小母豬,徹徹底底的,從裡到外都像!!


 


可是,寶寶有沒有因此提早出來見面呢?連一分鐘都沒有!要不是最後我使出密招,他可能打算一輩子就這麼賴在裡面了。


 


話說預產期前一個半月左右,醫生就要我回家和另一半討論是要剖腹還是自然產。理論上,如果胎兒及母體在懷孕過程中一切正常,保險公司是不會同意剖腹產的。不過,因為我上一胎是剖腹產,這一胎就可以自行決定。考量到術後恢復的問題(此時此地不比在台灣,月子一坐完,上山下海可得全靠自己。),決定跟他搏一博,反正我同意無痛分娩,真生不出來,麻醉藥加強點,直接推進手術房就好了。


 


等啊等的,眼見已到了預產期前一個禮拜了,芝麻還是不開門,連上一次產檢算起來,整整兩個禮拜我的子宮頸進展不到半指寬,假性收縮更是連點影兒也不見!醫生聳聳肩安慰我別心急,誰知道呢?也許明天寶貝忽然想起該出來了,我們就在產房碰頭囉!


 


好,外婆來囉!好不容易請了兩個禮拜假千里迢迢飛過來等著幫我坐月子。外婆天天燉人蔘雞人參魚湯的,還不時跟我的大肚子說話;「寶貝呀!外婆來囉!你要不要趕快出來讓外婆ㄒㄧㄡˋ一下啊?不然外婆很快就得回去了喔!….」至於我呢,則是每天青蛙蹲,快走30分鐘、走樓梯、左右轉體運動、…..什麼方法都試,可是肚子就是一點動靜也沒有。


 


我也想過進行催生,可是打電話問當婦產科醫生的弟妹她卻說:「姐,不行的啦!你已經開過一次了,一催下去肚子會爆的,動手術安全點嘛!…..」想到昂貴的醫療費,再撥一通給之前幫我開刀的周醫師,他是老公的好朋友。結果周醫師說,如果確定一切正常,敢催!這下兩邊意見都有,就看美國的醫生怎麼說了。


 


最後一次產檢,還是沒進展。醫生搖搖頭,先訂手術的檔期吧!三天再回診一次,到時如果還不陣痛,只好開了。催生?她搖搖頭,可以是可以,前提是一定要有足夠強度的自然陣痛,否則幾乎等於無效。好,所以問題還是在那個”signal”


 


怎麼辦呢?有什麼辦法可以通知肚子裡的寶貝,暗示她(醫生說應該是個girl)待得夠久了,該出來見爸媽了?剛好姐妹淘宓昀打電話來關心。咦?乳房按摩?!宓昀說她今天做,明天寶寶就抱在懷裡了。


 


對哦!記得書上說懷孕期間切忌刺激乳房,以免引發強烈的子宮收縮導致早產。哈!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那個收縮嘛!說做就做。當天晚上肚子就開始緊了,半夜果然出現了一陣陣的刺痛,量一量時間,有規律,可是間隔還太長。隔天是回診日,醫生一檢查,嘿!開了快三指,表示早上的收縮是有效陣痛,她交代好注意事項後,便祝我好運,因為三天後無論如何得開刀了。


 


就在當天下午,陣痛一直沒斷過,廚房裡媽媽咕嚕咕嚕地燉著一鍋濃濃的人參雞湯,就等著出發前讓我灌下去。等到間隔10分鐘時,老公剛好進門,聯絡好醫院,帶著事先準備好的小行李袋,我們就出發了。


 


黑漆漆的夜裡,居然開始飄起毛毛細雨來。老公一手開車一手握著我,安靜的車裡有股沉靜的氣氛將我們三人緊緊繫在一起。我不禁對肚裡的寶寶說:「乖寶貝,加油!開跑囉!」


 


到了醫院,按照指示報到過後,護士便領著我到一間產房去。美國這兒是「一房到底」制的,也就是說待產室、產房、及產後恢復室都是同一間,產婦不僅免於被來回搬動的辛苦,還可以帶些小東西來佈置一下產房,鬆弛壓力(不知有多少人真這麼做就是了。)。沿途遇到的護士都很關心的告訴我:「別緊張,祝你好運!」害我亂感動的,後來才知道,她們不停地在問:「喂,你們誰快call她的醫生!天啊!她的肚子快掉下來了呀!」


 


換好衣服躺在病床上,一位高大的黑人產房護士便進來打招呼,今晚由她陪我一路奮戰到底。然後就是量血壓啦,量體溫啦,還有一大堆機器管線準備接在我身上的。等醫生到了之後,二話不說便交代把催生劑on上。這下好了,本來我還能談笑風生的,沒幾分鐘可就連氣都喘不過來了。


 


您別笑說:Peggy不是二次上戰場的嗎?怎麼不知道呢?唉!上次是手術的嘛!連痛都沒痛就當媽了,那個痛是痛後面的,這次可真嚐到苦頭了。催生劑一發生效用之後,那個陣痛就像排山倒海一樣一撥接著一撥,不但越來越快,還越來越長!而就當我努力想辦法找點時間呼吸,更重要的,找個東西抓時,我那親愛的老公在做啥呢?照相!! 他神定氣閒地這裡摸摸,那裡看看,嘴裡還不停稱讚這個設計好,那個構想棒,一定要多拍些照片回去給台灣的婦產科朋友看看。末了,居然對著他水深火熱中的老婆說:「來,笑一個!」氣得我恨不得一個枕頭丟過去!


 


除了要命的陣痛,更慘的還在後頭,產房護士一量體溫,不禁叫起來:「110度!天」!你怎麼發起高燒來了?」好了,這下我身上的管子更多更忙了,最後我只好投降,請早已在一旁待命的麻醉師上無痛分娩(ps. : 為了避免陣痛太厲害導致舊傷口迸裂,無痛分娩的準備是必須的,這樣只要一發現情形不妙,只要加重麻醉藥劑量便能立即手術。)


 


有位姐妹淘說的好,上麻醉前是地獄,上了麻醉之後是天堂!說得一點也不錯,現在我不僅能喘口氣,還能好好睡上一覺,養足體力對付最後時刻。等我一覺起來,也是時候了。呼吸!吐氣!推!用力!再用力!加油!寶寶的頭出來了!加把勁!出來了出來了!然後是醫生一聲大叫:「哎呀!我們都猜錯了!」WHAT!? 我當場從產台上跳起來,只聽我家老公一陣大笑:「哈!跟他哥哥一樣嘛!」我用僅剩的力氣吼了一句:「講清楚,什麼叫跟哥哥一樣?」「男孩嘛!」oh! No! 


 


總之,事情始末就是這樣!我又生了一個胖胖小子,足有9磅多重。跟他哥哥長的還真是像,朋友有時會笑:「真搞不懂Peggyㄋㄟ,兩個都男孩,還都長的一模一樣,那幹嘛生兩次咧?」我……  。不過話說回來,養老二的心情和養老大還是不同的,比較能enjoy


 


寫到這兒,小的睡醒了正在叫媽咪,我得停筆囉……….


1 則留言:

  1. 生小孩果然好恐佈喔!

    回覆刪除